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20章 血耳朵

      阳向族宗师到来,令山脉中央开始震动,与此同时,史无前例的压迫,再一次潮水一样压迫而下。

    犹如一座小山压在脸上。

    苏越虽然在宁兽幼崽的肚子里,但依旧被压迫的骨骼弯曲,似乎有被绷断的征兆!

    ……

    酬勤值+10

    酬勤值+11

    酬勤值+10

    ……

    脑海里提示音不断响起,苏越此刻承受着史无前例的压迫。

    但他还是一动不敢动,只要隐身泄露,自己就有可能被发现。如果被宁兽群知道,自己在他们皇子的肚子里,还不立刻将自己轰成渣?

    坚持!

    再痛苦,也必须要坚持,绝对不能放弃。

    嘎吱!

    嘎吱!

    苏越甚至听到了自己骨骼不堪重负的摩擦声,这种感觉类似于木头即将断裂。

    当然,他骨髓深处,也同时承受着真正的洗骨剧痛,痛到无法言喻。

    此时的痛苦,已经能抵得上之前饮用铂金液体的痛。

    但他心里清楚,想要三洗,还是不够!

    ……

    酬勤值-500

    ……

    不知不觉,一分钟过去。

    阳向族的宗师似乎很懂礼貌,他只是平静矗立在宁兽丛林的边缘,也没有贸然进去。

    他就这样站在一株大树上,就如一个扣响对方大门的访客,安静且彬彬有礼的等待着。

    苏越不敢暴露自己,只能被迫减去酬勤值。

    肉疼啊!

    但幸好,现在取消了阳向族状态,涨幅还不算慢。

    吼!

    终于,宁兽妖族发出了回馈。

    这个种族果然可怕,不出现则已,一出现,就是整整十几头宗师级。

    他们比这个幼崽大一圈,但身躯也没有太过于夸张。

    成年的宁兽,大脑袋上有些奇怪的纹路,这应该是实力的证明。

    在宁兽族群中央,有个宁兽的脑袋上,是深紫色的图纹,一圈一圈,不规则的缠绕着。

    这就是宁兽的皇。

    根据那个死亡武者的讲述,紫色图纹,也就是宁兽异族唯一的皇。

    这个种族以血脉为尊,除了皇以为,还会有一个皇子。

    这头宁兽幼崽,就是皇的儿子。

    当然。

    这头宁兽的头上,只有一条简陋的紫色线条,并没有皇那么复杂。

    这是因为幼崽太弱。

    幸亏死亡武者是赵启军团的战士,他常年驻扎在宁兽从来边缘,所以对宁兽的各种习性早已经算了然于胸,否则苏越都不可能了解这么多。

    而在皇的身旁,还跟随着不少宁兽。

    他们头颅上的线条是银灰色,这代表它们只是普通妖族。

    普通妖族中,甚至有些也是皇的儿子。

    但他们没有继承皇的血脉。

    宁兽妖族的奇特就在这里,血脉只会传给一个幼崽,而且完全随机。

    这也是阳向族居心叵测抓幼崽的原因。

    皇族血脉如果断了,宁兽整个族群会发疯,宁兽皇的寿命并不是永恒,它也有死亡的一天。

    如果没有新的皇出现,宁兽妖族很可能会陷入内乱,也有可能被其他种族消灭。

    皇族幼崽,很重要!

    吼!

    吼!

    此起彼伏的雄厚声浪,令整个天地都在震荡,苏越头晕耳鸣,整个人有一种即将要被生生撕碎的感觉。

    他虽然不知道宁兽在说什么,但能感觉出来。

    应该是:滚开这里。再不滚,对你不客气。立刻滚开一类的话。

    虽然语言不通,但通过一些眼神以及吼声的频率,其实也可以理解大概的意思。

    “宁兽皇,你们的皇子,已经被卑鄙的无纹族杀害,我们阳向族想要去拯救,可惜去晚了一步!

    “无纹族真的太残忍,我只能抢走皇子两个耳朵,特意来归还!”

    然而,阳向族的宗师巍然不动,根本不生气,他任由罡风呼啸在自己脸上,只要十几根命绳在随风摇摆。

    这个畜生的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沉重的悲痛。

    随后,他将宁兽幼崽耳朵,扔给宁兽皇!

    吼!

    下一瞬间,史无前例的恐怖声浪,再一次咆哮苍天,苏越感觉天上的云层都在声浪下开始震荡。

    而他大脑一个空白,差点窒息过去。

    也幸亏自己早已经习惯了疼痛,才勉强坚持下来。

    ……

    酬勤值+13

    酬勤值+14

    酬勤值+13

    ……

    果然,压迫力越强,苏越的酬勤值已经涨幅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同时,痛骨髓里的痛,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

    吼!

    吼!吼!

    吼!

    群兽悲鸣,整个山脉遭受到了浩劫,在声浪的席卷下,泥浆如草席一样被席卷起来,数不清的大树也被气浪连根拔起,天空旋涡翻滚,一副末世景象。

    苏越浑身是汗,他想要保持静止不动,简直是在挑战登天。

    ……

    酬勤值+15

    酬勤值+17

    酬勤值+16

    ……

    酬勤值还在疯长,苏越骨骼进一步剧痛。

    这时候,他体内积攒着阳向族的毒素,也开始疯狂被消化,苏越明显能感觉到自己气血还在疯长。

    真的是难受!

    偏偏他还一动不能动。

    血耳朵漂浮在宁兽皇面前,它悲痛欲绝的用鼻子闻了闻,似乎在确认着什么,苏越甚至看到皇的眼眶里,有大坨大坨的眼泪坠落。

    看得出来,宁兽幼崽在族群里的地位很高。

    咻!

    也就在这时候,又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奔袭而来。

    苏越一愣,顿时口干舌燥!

    是地球武者。

    这个人穿着奇迹军团的军装,是个宗师级的少将。

    他急匆匆跑到宁兽族群面前,上气不接下去,风尘仆仆的脸上,无比焦虑。

    “宁兽族的培养,是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

    “是阳向族杀了你们的皇子,然后用人族鲜血浸泡耳朵,他要挑拨宁兽与人族的战争,这是阳向族的阴谋!”

    人族少将不敢耽误时间,他连忙解释道。

    虽然彼此语言不通,但问题不大。

    苏越了解过,到了宗师这个境界,已经可以通过精神力判断到对方的意思。

    理论上,到了宗师境界,哪怕没有翻译,人族武者也可以和湿境种族对话,哪怕是妖族也可以交流,虽然用词不一定很精准,但大概意思对方能明白。

    而湿境语言学,主要研究低阶武者和湿境种族的话语。

    宗师的战争,平日里大多以对峙和威慑为主。

    真正的消耗与攻城掠地,还是以低阶武者为主。

    甚至不少战场已经达成了一种默契,在低阶武者战争的时候,宗师一般不参战,胜负都心甘情愿。

    ……

    酬勤值-500

    ……

    “人族现在是凶手,这能解释清楚吗?”

    伤口里,苏越焦急到浑身冷汗!

    这已经是他隐身的第三分钟,可他根本没时间去心疼酬勤值。

    看来,许白雁已经将消息带给了军方。

    可军方找不到宁兽幼崽,有很多事情,明显也解释不清楚。

    一个沾染着人族鲜血的耳朵,足够欺骗智商并不算太高的宁兽妖族。

    它们脑袋一根筋,认准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改变!

    轰!

    一瞬间,整个宁兽族瞳孔猩红,所有宁兽,全部怒视着人族少将。

    啪!

    一声脆响之后,两只耳朵狠狠扇在少将脸上。

    宁兽皇瞳孔冰寒,好像万年寒冰,他的目光好像在质问:你放屁,我儿耳朵上,全是你无纹族的鲜血,你还敢狡辩?

    “哈哈哈,贼喊捉贼,无纹族果然卑鄙无耻。”

    “皇,我亲眼看见,您的皇子,就是被无纹族的人杀害,他们砍了一万刀,活活砍的血肉模糊。”

    这时候,阳向族宗师指着少将,那张狰狞的脸充斥着愤怒,也充斥着不屑。

    吼!

    吼!

    吼!

    成吨的罡风,形成比山脉还要沉重的气浪,疯狂轰击在人族少将身上。

    “宁兽皇,你听我解释!

    “你息怒,这一切都是阳向族的阴谋,他们在挑拨关系,他们在引诱你们开战。

    “你听我解释!”

    在罡风的轰杀下,少将顷刻间便浑身鲜血。

    但他还是保持着抱拳的姿态,不断解释着误会。

    少将是宗师。

    宗师心中,怎么可能没有愤怒。

    他一张脸,都已经被血耳朵抽的面目全非。

    但他得忍。

    宁兽的态度,关系到第五战场多少人的命,自己的脸面,又能算得了什么。

    他的使命,是来消除误会,并不是发生冲突。

    对方既然没有下死手,少将就只能忍着。

    忍!

    为了人族战场,一定要忍!

    “哼,卑鄙的无纹族,杀了皇子还不敢承认,卑鄙无耻!”

    阳向族宗师轻蔑的嘲讽。

    “没有,皇子是你们阳向族杀的,你们给皇子下毒,然后用人族武者的鲜血浇灌,企图嫁祸。

    “宁兽皇,这才是杀皇子的凶手!”

    少将也指着阳向族,咬牙切齿的怒斥道,他的眼里同样在冒着火。

    阳向族,简直太卑鄙。

    可宁兽皇根本就不听少将的话。

    妖兽大脑简单,认定的事情,就根本不可能改变。

    他们不懂阴谋,也懒得算是什么阴谋。

    宁兽皇只知道,自己儿子的耳朵上,沾染着无纹族的卑鄙鲜血。

    那自己的儿子,就一定是无纹族杀的。

    吼!

    少将和阳向族宗师在吵架。

    皇终于愤怒。

    它庞大的身躯一个闪烁,气浪形成一只庞大獠牙,少将整个人都被高高抽飞。

    宗师六品起,在宗师境,也分强弱。

    宁兽族的皇,明显是很强的那一档。

    少将连躲闪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被撞击的胸膛塌陷,整个人身上爆发出一团恐怖的血雾。

    吼!

    吼!

    吼!

    凶悍的气浪,比之前还要狂暴。

    这一次,苏越也能听懂宁兽皇的意思。

    它好像说在说:滚回去告诉无纹族,我宁兽皇族,一定会去报仇,杀你一个,根本不够,我要屠空你无纹族,通知他们等着我。

    看着面前漂浮的两片耳朵,皇的眼眶里涌出更多的泪水。

    苏越还察觉到。

    在宁兽族,似乎还有些幸灾乐祸的家伙。

    其中有一个实力相当于五品的宁兽,就差兴奋的跳起来了,它那巨大的鲸鱼脸,明显表露着兴奋和喜悦。

    苏越看了一眼。

    这只宁兽头上的花纹,结余紫色和银色之间,有点斑驳有点花。

    这应该是个血统不怎么纯净的皇子。

    它似乎是想要继承皇的位置,但血统又不够。

    而现在宁兽幼崽死亡,它就有了机会。

    小花,你收敛一点。

    你的表情,这也太兴奋了。

    噗!

    少将被击打成重伤,但他还是顽强的跑回来。

    “皇,你听我解释,真的是误会,真的是误会,这都是阳向族的阴谋!”

    他的任务,是将误会解释清楚。

    如果带着这个结果回去,那和没有来过,又有什么区别!

    轰隆隆!

    吼!

    这次宁兽皇明显已经不耐烦。

    恐怖的气浪一重又一重的轰击在少将身上,他哪怕是个宗师,也已经开始奔溃!

    哪怕浑身鲜血,但少将依旧是在解释。

    ……

    地面!

    苏越躲在宁兽的肚子里,他看着都心疼。

    可自己又不能暴露。

    其实暴露了也没用,宁兽现在的状态,真的和死了一样,除了自己这个类似于蛔虫的人,其他人根本就找不到生命的迹象。

    宁兽皇如今在暴怒的边缘,他不可能钻到宁兽的肚子里,看里面的生机。

    如果贸然暴露,连自己的命也要丢。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宁兽幼崽能赶紧醒来。

    只要它醒来,就能给它爹解释这一切。

    苏越焦虑啊。

    ……

    酬勤值-500

    ……

    又过去了几分钟,每一秒都如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苏越一个新手,不小心掉在王者局,只能用隐身保命。

    他眼睁睁看着少将被打的支离破碎,最终宁兽皇铁了心。

    他一边轰击少将,一边在召集宁兽族其他宁兽。

    没过了多久,上百头的宁兽,已经铺天盖地,覆盖了整片苍天,远远看去,真的和一片乌云一样可怕。

    吼!

    少将咬着牙,不惜一切代价,还在解释着。

    即便是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都不可以放弃。

    哪怕能激起宁兽皇内心一点点的疑惑,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可就在这时候,异变突起。

    宁兽幼崽的尸体……找到了!

    对!

    苏越简直比了狗!

    原本自己在宁兽幼崽身体里,藏的好好的。

    可随着宁兽皇召集来的宁兽越来越多,这里的泥浆也被气浪不断掀起。

    覆盖在宁兽幼崽身上的杂物,也随之消失。

    幼崽出现的时机,也真是巧合。

    它浑身铁青,被埋在泥浆里,简直就是被残杀的典型啊。

    惨啊!

    浑身伤口,触目惊心。

    简直是凄惨到无法用言语形容!

    吼!

    吼!

    吼!

    吼吼吼!

    吼!

    皇子尸体被发现。

    皇子被杀,已经实锤!

    宁兽全族震怒,苏越甚至眼睁睁看着远处一座山脉,从中央被气浪震开,方圆几十里的大地,已经被音波荡成平地。

    见到皇子尸体,宁兽皇更加抑制不住悲伤的情绪。

    苏越在宁兽幼崽的身体里,就这样被一股特殊的力量包裹着,缓缓漂浮到了空中。

    这一刻,苏越更是大气不敢出。

    都是宗师级别的妖兽啊。

    简直是近在咫尺。

    此时的苏越,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画面。

    深不见底的地海,自己是一只不小心从淡水湖里,流亡到大海里的小小草鱼。

    自己身处于旋涡中央,在身旁,有数不清尖牙利齿的鲨鱼在愤怒着游荡,毫厘之间!

    根本用不着对方吞自己。

    仅仅是一口气,就足以将你吹的灰飞烟灭。

    苏越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以一个刚刚下湿境的新手,何德何能,就混到了王者局的中央。

    之前还埋怨系统里这个隐身技能无用。

    现在的苏越,脸都肿了。

    如果不是猥琐隐身,自己可能已经死了无数次!

    ……

    酬勤值+

    酬勤值+25

    酬勤值+27

    ……

    酬勤值增幅的速度越来越猛,这是好事,但苏越真的高兴不起来。

    骨髓里的洗骨剧痛,加上外界无数宗师的压迫,苏越简直想自杀,来个一了百了。

    到了这时候,苏越感觉他已经体会到了8级的洗骨剧痛。

    但他心里能预估到,距离9级剧痛,还差一些火候。

    而苏越隐隐有一种猜测。

    或许,在宁兽丛林的正中央,是自己真正洗骨的契机!

    现在他所处的位置,并不在中央,由于阳向族叫嚣,宁兽妖皇来了丛林边境而已!

    “皇子,你死的好惨,都怪我,当时没能救了你。可恶的无纹族,实在太强大,还说要屠杀了这个宁兽妖族,用宁兽的身体做药材!

    “残忍的无纹族,不得不死,不得好死啊!”

    突然,阳向族那个畜生一声惨叫,甚至眼眶里还挤出几滴泪花。

    “这个比玩意,简直罪该万死!”

    苏越都气的牙疼。

    宁兽族的皇子死了,你个老比哭什么。

    果然!

    在阳向族的带动下,整个宁兽妖族再次咆哮开来,空气中都充斥着悲伤的气息。

    但苏越观察到。

    那个花纹斑驳的小花,喜悦的更加厉害。

    他看着幼崽的尸体,似乎还在吞口水。

    卧槽!

    这得多大仇,你难道还想吞了同族不成?

    抢皇位,至于这么残忍吗!

    人族少将楞在原地,整个人犹如被百万伏的雷电击打过。

    完了!

    一切都完了。

    宁兽幼崽果然已经死亡,而且那几个学生说的没错,宁兽身上遍布着被刀刃折磨的伤口,而且伤口上沾满了人族武者的鲜血。

    特别是宁兽幼崽的爪子指甲上,还想粘粘着不少人族武者的碎肉。

    阳向族卑鄙无耻,细节也考虑到位。

    从尸体上判断,这明显就是人族武者在捕杀宁兽幼崽,而宁兽幼崽经过激烈反抗,最终不幸被杀的局面。

    “宁兽皇……皇子的心脏里,有阳向族的毒液,您应该解刨尸体,查看真相啊!”

    终于,少将又想到一个绝佳的办法。

    他喜上眉梢。

    只要解刨了尸体,证明内脏里有毒,那人族的误会就就可以解开,宁兽异族的危机,也就烟消云散。

    少将长长吐出一口气。

    宁兽幼崽尸体出现,看来也是好事。

    少将手舞足蹈的解释着,生怕宁兽皇听不懂,他甚至还模拟着用刀,划自己的胸口。

    “笨啊!

    “大哥,大叔……智商呢,注意智商啊!

    “你身为一个人族的智商呢!

    “你怎么修炼到宗师的,妖兽讲究一个尸骨完整,入土为安,你没看宁兽皇连耳朵都小心翼翼给幼崽黏上了吗?

    “人家爹刚死了儿子,你就怂恿别人分尸解刨,你当侦捕局破案呢?

    “这种行为除了当宁兽皇更憎恨你,还有什么作用?你告诉我,还有什么作用!

    “你这是在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啊!”

    苏越在宁兽幼崽的肚子里无声的咆哮道。

    这个将军意志力很顽强,精神也很崇高,苏越都佩服他的忍辱负重。

    可智商……一言难尽啊!

    果然!

    宁兽妖皇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震怒状态。

    该死啊!

    我儿被你无纹族残杀,我给你机会逃走,让你通知你无纹族和我宁兽妖族开战。

    我宁兽皇不屑偷袭。

    可你无纹族,竟然还想动我儿的尸体?

    阳向族说的没错。

    你无纹族就是想用我宁兽的尸体来炼药,卑劣的无纹族,我宁兽皇要将你们灭族!

    灭族啊!

    “儿郎们,出征……铲平无纹族!”

    “吼!”

    宁兽皇终于吼出了自己的震怒。

    与世无争这么多年,无纹族终于是彻底点燃了宁兽皇的怒火!

    吼!

    吼!吼!

    此起彼伏的怒吼蔓延开来,苏越在逼仄的伤口里,直接是被震的头晕脑胀,耳朵都接近失聪。

    这些宁兽,也太喜欢乱吼了!

    这一次,那个将军终于是聪明了一次。

    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丧智行为。

    宁兽族的思维方式和人类不一样,人家根本就没兴趣找出什么凶手,他们只想要报仇。

    对于一群智商平均只有10岁的妖兽来说,他们根本不会将问题想得太深。

    有仇报仇,才是这群妖兽的宗旨!

    逃!

    二话不说,将军一口鲜血喷出去,随后不惜一切的朝着第五战场逃亡而去。

    谈判失败!

    先将这里的情况汇报回去。

    望着少将远远逃亡,苏越心里才松了口气。

    没有硬刚到底,还算有点脑子,如果一个宗师好端端死在这里,那就太不值得。

    军部还颇有谋略。

    他们派遣的宗师,应该是擅长速度,苏越见阳向族宗师企图追击,但张罗了一下,便直接放弃、

    这个阳向族的任务,是引导宁兽妖族去轰击人族军队。

    “尊敬的宁兽皇,我来替你们带路,我们和宁兽妖族配合,将卑鄙的无纹族,彻底杀光!

    “宁兽妖族……万岁!”

    阳向族宗师振臂一呼!

    成功了。

    虽然中途出现了一点点的小意外,但最终计划还是圆满成功,没有耽误战机!

    我阳向族的谋略,果然是举世无双。

    “我呸,狗腿子!”

    苏越气的心里怒骂。

    你好歹也是个宗师,能不能不要这么像狗腿子。

    我人族少将来解释误会,虽然被打的有些智障,但从始至终不卑不亢,也没也被和你一样像舔狗啊。

    阳向族,简直就是狗一样的种族。

    咦!

    不对劲,我是不是在骂自己。

    不对,那只是个技能而已。

    阳向族就该天诛地灭!

    可惜,任由苏越心中如何怒骂,可事情已经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崩塌。

    宁兽妖族整军待发,还有阳向族这个狗腿子带路。

    “宁兽兄,你倒是快点苏醒啊。”

    苏越一万个想出现,甚至用刀砍他几下,起码让他苏醒。

    但不敢啊。

    隐身时间消耗了20多分钟,酬勤值前前后后失去了一万多点,苏越的心简直都要支离破碎。

    还好,身处于旋涡中央,酬勤值涨幅还算凶猛。

    ……

    可用酬勤点:8152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300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47卡

    ……

    万幸,系统里的酬勤值,还够支撑十几分钟。

    苏越大概换算了一下流逝和增幅的速度,其实再坚持一个小时问题不大。

    身处于宗师级妖兽的中央,他承受的压迫也已经是极致。

    ……

    赵启军团会议室!

    散会之后,许白雁就一声不响在枯坐着。

    她虽然面无表情,但已经在努力的抑制着泪水!

    苏越的命纸,就在面前放着,她想看着,但又不敢。

    她怕下一秒,这张命纸就会直接粉碎。

    许白雁习惯了暴力,他不知道该如何去疼爱一个弟弟,所以第一次见面就不愉快。

    眼看着苏越成长到这种地步,她心里替弟弟开心,替他骄傲。

    可谁知道,好端端竟然会发生这种恶劣的事情。

    所有人都回来了,唯独苏越没有回来。

    这怎么可能。

    苏越到底在哪里,他明明还活着啊。

    “弟弟,当初,你真的应该平平安安,当个普通人。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对不起!

    “弟弟,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爸爸!”

    不知过了多久,许白雁低着头趴在桌子上,开始了低声的哽咽!

    想起苏青封,许白雁心里更加愧疚到窒息。

    王明崎伤势太重,已经被运转回医院治疗。

    刘果励在会议室外,看着许白雁,他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想进去劝劝许白雁,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毕竟,失踪的不是自己弟弟,说再多也是风凉话。

    目前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苏越还活着。

    “你还,你是刘果励同学吗?我是杜惊书的大伯,我可以问你点事情吗?”

    这时候,一个五品老者走过来,对刘果励说道。

    “说吧!”

    刘果励一愣。

    杜惊书不是安全了吗?

    他能有什么问题?

    “杜惊书,他也全程参与了你们的行动吗?”

    老者面带微笑,用很平淡的语气问道,就如是在公园闲聊。

    “他雇佣我们这个小队来第一战场修炼,然后我们在第五区被阳向族抓走,在山洞里,是许白雁的弟弟苏越救了我们,也包括杜惊书!

    “我、许白雁还有王明崎,拼死守护着杜惊书逃出来,离开山洞之后,杜惊书可能是惊吓过度,就直接晕过去了。

    “对了,老伯,您是要补偿我们金钱吗?

    “不用了,毕竟都是患难一场,虽然救杜惊书,我们都冒着生命危险,但这都是我们这些学长应该做的,特别是苏越……他将最好的逃亡机会,留给了杜惊书,可他……哎……”

    说着,刘果励眼圈都有些泛红。

    老骨头。

    想套劳资话?

    “金钱……我们杜家一定会补偿各位,这都是应该的。

    “我是想问,你们在和阳向族对战的时候,我家杜惊书,有没有帮忙去参战,他毕竟从小喜欢杀异族!”

    老者皱着眉,又问道。

    什么补偿你们金钱,我是要给杜惊书算功劳。

    他虽然昏迷过去,但身上没有一点点异族鲜血,明显不容易算功劳。

    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杜家怎么可能放过。

    “啊……杜惊书在山洞里,确实说要杀异族。

    “但他刚刚逃出洞口,第一眼见到真正的异族,就直接晕过去了!

    “幸亏许白雁回去报信快,我们才等到赵启军团的人,其实你更应该谢谢许白雁,他和苏越,才是杜惊书最大的恩人!”

    刘果励满脸认真的说道。

    哼!

    沿途嘲讽了苏越一路,出门就晕倒,到现在来邀功了?

    如果这功劳被你杜惊书捞走,我怎么面对苏越,怎么面对许白雁。

    “杜老,你也听到了,杜惊书全程都在昏迷,就这样吧,别再多问了,他毕竟只是个二品的气血武者,你也别想太多!”

    这时候,一个军官走过来。

    “对了,杜惊书还有个犁兽腰包,你知道下落吗?”

    老者突然又问道。

    “知道啊。

    “当时苏越拼死救了我们的命,他付出了很惨重的代价,甚至赔上了未来修行的根基。

    “当时,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计划给苏越一点补偿!

    “我和王明崎每人拿出三亿,我现在在积极筹钱,王明崎当时就拿出不少宝贝,差不多几千万左右,而你们杜家果然豪气,杜惊书当场就改了犁兽腰包密码,我们都敬佩杜兄的好爽。”

    说到这里,刘果励还真的一副敬佩的表情。

    “原来是这样……多谢同学!”

    老者咬着牙。

    杜惊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

    三亿就三亿。

    你口头承诺一下,杜家自然有办法帮你善后,你为什么要把犁兽腰包给出去。

    简直是蠢货。

    “对了,杜兄伤势怎么样了,他一直在湿境修炼气环,根基不是很稳!”

    刘果励又问道。

    “内伤很重,可能要修养一个月左右,你们也要好好休息。”

    老者顿了顿,还是如实告之。

    杜惊书!

    你就是个赔钱窟窿,永远都填不满。

    这次杜惊书是真的重伤昏迷,他一直没有醒来,杜家要救他,又要不知道付出多少资源。

    ……

    “宁兽幼崽,有消息了!”

    突然,一个少将冲进办公室。

    唰!

    许白雁红着眼,弹簧一样站起来,随后和僵尸一样瞪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