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350.技巧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求生游戏最新章节!

    “那你等我一会儿,让我稍微准备一下,之后马上出发。”包租公迅速从唐元眼前消失,去准备自己的东西去了。

    “真是意外,没想到还能看到他去做任务的那天。”道长从远处走过来,摇头晃脑的走进了食堂,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

    “有什么好吃的吗?”他问。

    “这次没有开发新菜,之前的菜谱你也知道,直接跟季兰兰说就行了。”唐元回答。

    “好吧。”道长把季兰兰叫过去,点了一份蘑菇打卤面。

    “喂,七天之后那道裂痕真的会破开吗?”汪天逸忍不住开口问。“你们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个确切的时间的?”

    “硬要说的话,其实是系统告诉我们的。”道长大口的吃着面条。

    “系统怎么告诉你们的?”唐元下意识弹出游戏界面,在上面寻找着这个讯息。

    “右下角有个小信封的标志,看到没,打开它。”道长回答。

    唐元果然在下面发现了这个小图标,打开之后是一封信息。

    “入侵者将在七天后到达,请务必做好准备。”

    “为什么我没有?”汪天逸找了半天,都没找到道长说的那个小图标。

    “这个只有a级以上的玩家能收到。”道长把碗里的面都吃了下去,放松的吐出了气。

    “为什么系统还要分门别类的通知?”汪天逸表示不服,这明摆着是系统瞧不起他啊。

    “a级玩家们大多数都集齐了不少的内脏,实力也较强,倒计时充裕,因此可以分出更多的精力来研究这件事。低级一点的玩家除了执念,就不剩什么了,他们极有可能被其他事情干扰,做出恶化情况的事情。系统无法判断告诉所有人的后果,因此把这个消息先发给了a级以上的高级玩家,让我们先消化一下这个消息,然后在决定要不要告诉你们。”

    道长举着空碗,又叫了一碗。

    “然后圆桌议会讨论后,还是决定告诉所有人。”

    “大家都知道这个消息后,必然会表现出不同的反应。这样我们就可以从他们的反应来判断,哪些玩家更适合参战,哪些玩家还是最好躲着别出来拖后腿。”

    “我肯定不会拖后腿。”汪天逸连忙解释说。

    “你……战斗力不高,侦查能力也不行。”道长摇了摇头。“心态倒是不错。”

    “别瞧不起人啊。”汪天逸反驳。

    “心态不错就很好了。”道长继续说。“本道没瞧不起你,这是在夸你。”

    “主要是有些玩家们的心理素质太差,一受刺激保不准身上的怨气就失控了,本道可不想在对付入侵者的时候,还要分心去照顾那些怨气失控的玩家。”

    “怨气还能失控?我怎么都没见过,什么样的?”唐元对此抱有好奇。

    “当然能失控,通常是自己的执念与现实相矛盾的时候会发生。这时玩家的执念会快速扩大,身上的怨气也会呈几何倍的增长,爆发之后产生的力量不亚于一个超级怨灵。”

    “因为这种失控后的力量过于强大,所以有些玩家也会故意让自己失控,短时间里可以提升战斗力,等到不用的时候再把失控的怨气压下去。”

    唐元突然想到之前在“万众狂欢”里遇到的那几个玩家,他们除了自己的天赋之外,好像真的还能用怨气来当做攻击手段,尤其是那个牧正。

    “这已经算是一种常规手段了,虽然让怨气失控的时候,很难受。”道长快速的吃着第二碗打卤面。“不过这技巧都是高级玩家在用,低级玩家不敢这么玩的,太冒险了,万一怨气没控制住,收不回来,就要一直遭受怨念的疯狂折磨。”

    “怎么能做到?你会吗?”唐元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技巧,他很好奇。

    “本道长会一点点。”道长撂下筷子,闭上眼睛思考。

    道长微微皱着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接着一股股黑气从他的身上冒了出来。

    “看到了吧。”

    道长睁开眼睛,打开折扇,折扇上也附上了很多黑气。

    “怎么办到的?”

    “每个人的方法都不太一样,不过共同点就是,你得想象自己的执念永远都满足不了,这对于咱们死者来说,可是足以抹杀自身存在意义的事情。又因为这个是想象出来的,最后只要明白这一点,把情感从里面抽出来,这样就可以控制了。”道长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出来了。

    “你还真大方。”汪天逸说。

    “无所谓,本道也想在七天后多几个强力队友,所以让你们提升实力,对本道也有好处。你们现在就可以试试,总得来说,本道认为这对你们俩不是件坏事。”

    汪天逸想了想,然后说:“我现在就想复活,然后要好好生活,现在有了一点希望,但依然不够。”

    他闭上眼睛,开始想象。

    唐元发现汪天逸开始露出痛苦的表情,每天也越锁越紧。

    最后一阵阵浓烈的黑雾从他的身上升腾而起。

    “还不错,你一下子就找到了精髓是吧,只要想象自己的执念破灭就行了。”道长说。

    但沉浸在黑雾中的汪天逸却没有反应,仿佛还没醒过来,对外界的反应也变得迟钝了起来。

    道长抬起手,啪的打在了汪天逸的头上,后者仿佛大梦初醒一般,眼神中带着茫然。

    “像这种控制不了的,就得由我出手帮忙了。”道长无奈地摇头,看向唐元。“你也试试,本道预料如果你学会,这将是一件大杀器。”

    “呃……”

    唐元有些发愣,实际上,他刚才还真的认真的回忆了一下,并没有找到什么可以激起他情绪的执念。

    “有点困难。”他想不起来自己的执念是什么。“可能这一招我永远都学不会吧。”

    “这……本道也是没有预料到的。”道长吃完两碗面,站了起来。“我那边还有事,先走了啊。”

    目送着道长离开,唐元开始尝试如何能激发自己的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