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2910章

      现在流行相亲和闪婚,双方见面感觉好,指不定当晚就上床,要不了两个月就准备奉子成婚了。本身,我对婚姻很慎重,毕竟俗话说女孩子嫁人就是第二次投胎,所以在外面工作的时候,我不敢轻易表露情感。可是,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被逼着相亲结婚,更没想到结婚当夜我会被婆婆指着鼻子骂克夫!

    我叫李晓茹,24岁,长得有点像李小璐,不是自豪的事,但是也吸引了不少目光。我老公叫林南,比我大两岁,年初相亲认识,长的嫩,看上去像小鲜肉。

    相识至今,半年有余,时间不长不短,林南一直很尊重我,什么事都会征求我的意见。我暗自心里其实对他也很满意,所以双方家长将婚事定在十月的时候,我也没反对。

    其实,我一开始被我妈逼得也是心灰意冷,准备破罐子破摔的,可是遇见林南之后,也算给了我一丝希望,心里也挺满意的。

    结婚当天,非常热闹。

    婚庆婚宴是我和林南亲自安排的,和想象中一样完美。

    到了晚上,我和林南回到红彤彤的美丽新房时,感觉自己和做梦一样,没想到我真的有一天会美满嫁人。

    洞房花烛夜,紧张而羞涩。

    虽然我谈过几次恋爱,也和男生接过吻,但是并没有做出出格的事。

    两人话说到这田雨默看天色不早,不能再说了。

    万一让人看到自己把李跃留在房里说话这么久定会引起不好的误会。

    看眼前人不走,她也不好直接赶人,只左看右看地观察窗外,很想说一声:“时间不早,你回去睡觉吧!”

    这样说又怕不礼貌,毕竟是自己把人叫来说话的。

    李跃话是没说完,很想再说些别的,不过看眼前的少女一直没有看他,嘴只张了几张,什么话也没说不出来。

    田雨默感觉两人间的气氛有些奇怪,自己再不说些什么,这人可能还不会走,就看了眼窗外小声道了句“时间不早了”

    李跃也觉得时间不早,只感觉有话没有说,嘴里也不自觉地道了声“是时间不早了,我……”

    田雨默赶忙顺着话头出声打断道:“打扰你这么长时间没去休息,快些回去吧!明早你不也去宫里当值吗?”

    被这一说,李跃不好再留,只得小声地道:“好,那……我走了”

    话虽这样说,但脚步挪了几挪,才走到门口。

    田雨默直看这人转身才松了口气,不知怎么,刚刚竟觉得李跃看自己的眼神不同,吓她一跳,还以为这人要说点什么呢!

    定是她理解错了,看着李跃刚走到外面,就道了声“晚安”,也没敢等这人回话,直接砰的一声把门关了。

    李跃听到声音回头就见被紧关的房门,嘴里小声回了句“晚安”这才慢步回了自己的住所。

    田雨默吓得拍了下胸脯,不知怎么,感觉刚刚李跃对她的样子有些奇怪,眼神有竟有些火热,不知是她自做多情想多了,还是情况就是这样。

    走到软榻边躺下,但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感觉身边像少了什么东西,想了半天才想起来,竟是少了那个美男的身影,感觉床空得慌。

    这个软榻本就不大,竟会有这样的感觉,她自己嗤笑一声,这人真是奇怪,暗叹每天的习惯竟成了自然,那有一个姑娘家,身边天天睡着个男人的道理,真是奇葩。

    她拍了下自己的额头,不再想这些有的没有。

    细思考下龙圣川下一步该怎么做。

    希望明晚能有时间去见一下那位大理寺卿。

    这人既然说情况有变,不知是那方面的。

    是随人的几人有变,还是其它什么?

    不过她感猜测是卷宗出了问题,事实和情况不符。

    唉!这刚迈出第一步就出现了颈瓶,可见这路将多么难走,龙圣川的事情将多么难实现。

    大脑中忽然应出一句话“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也。

    回头看了眼睡得香甜的李兰芷,这个孩子不治好病,她也将很难脱身。

    想到这,她忽然想起忘记和李跃说一件事了。

    怎么就没说让他好好查查将军府来着,也忘记了问李兰芷今天发病的具体原因。

    真是的,定是被楚中天和楚韵这爷俩给打乱了,田雨默暗恨自己没想起来这事,明天自己再有事出去,谁来看护李兰芷好呢!难道要把这个丫头带在身边不成?

    算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说,有时间定要好好交待下李跃,让他好好查查,他们这将军府到底是怎么回事?

    ……

    ……

    第二天一早,天刚微亮田雨默就醒了。

    昨晚什么时候睡的都不知道,可能是折腾了一天太困了,竟在不知不觉想事情的时候就睡了。

    一步跃下软榻,来到李兰芷床边,一个晚上这人都呼吸均匀,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伸手轻解开她的睡穴,让她自已睡会。

    昨晚上平安的过去,这丫头的大脑也得到了休息,应该没事了。

    如果今天再没什么事情,那李兰芷就该好了的。

    不过就是这孩子要问其母亲没办法说,这事有时间还得和李跃细说一下。

    事实早晚都得让李兰芷知道的,只是不知道得用什么样的方法让她接受。

    弄不好再反弹回去,那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那怕将军夫人的死,真涉及到将军府不为人知的秘密,她也得问问李跃。

    只有这人说通了,她知道将军夫人是怎么死的,才能想到为李兰芷解开心结的办法。

    田雨默起床没事做就在屋里走了几圈,想着李兰芷该怎么办,才能让这人真正的好起来。

    当前只能先把这孩子的病治好再说了,龙圣川的事情,急也急不来,

    可能是李兰芷昨晚睡得早,解开穴道过一会,也睡醒了。

    睁开双眼看到田雨龙竟叫了声“母亲”

    田雨默听见她在床上动的声音就过去了,听到这孩子醒来的叫声,心酸得不行,就没反驳,也没答应。

    李兰芷刚刚睡醒,眼睛花了,而且本就想念自己的母亲,所以看到眼前人就叫了声。

    没听到应答,就一个起身,待看清眼前的田雨默时心里溢满失望,好半天才小声地道:

    “是雨默姐姐,我看错了,难道我母亲没来吗?”

    田雨默心里难过,不知要怎么回,缓慢地坐在床边,看着眼前的少女笔着道:“兰芷饿不饿,我看今天天气好好,一会吃过早饭,我领你出去遛弯好不好?”

    她不忍心骗眼有的少女,只好转移话题说些别的。

    李兰芷觉得自己很久没出院子了,一听说出门,马上雀跃地道:“好啊!好啊!雨默姐姐说话可一定要算数哦!”

    “那是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呆会你要表现好的话,我还会买好吃的给你哦!”

    “太好了,我现在就要起床”李兰芷说完,就向门外大喊“四方,四方”

    四方一大早就醒了,没事起来就为主子们准备好热水,再让厨房弄好早饭。

    听到喊声,老远的就跑过来答应一声。

    隔了一会四方进屋,看两人都穿戴整齐,赶忙说了声“抱歉小姐,我来晚了”

    田雨默在李兰芷叫完,知道这个丫头是叫人伺候穿衣下地,也没等人,而是直接帮忙先找衣服一一换上。

    笑笑回道:?“?没事,快去端热水吧?!?对了,早餐要弄好了,也一起端来吧?!”

    这里面有事!

    难道和我昨晚被脱光光有关系?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心里嘀咕着,公公婆婆和那个神神叨叨的阴阳先生到底想干什么?看着我摇头又是什么意思?公公婆婆脸色那么难看,到底是为什么啊?

    我在房间里翻着嘀咕,公公婆婆却是跟在阴阳先生后面进了隔壁的侧卧,也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我轻步走到后阳台上,想偷听,却怎么也听不到三个人在嘀咕啥。

    到底怎么回事?昨晚到底是谁扒了我衣服?难道是那个阴阳先生?我想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那老家伙看上去怎么也有五十岁了,粗糙的皮肤,阴沉的脸,外加那一口不整齐的黄牙,怎么想怎么恶心。

    妈的,要是被那老家伙扒光了衣服,还不如被狗日了。

    我心思乱了,很想把昨晚被扒光的事情告诉公公婆婆,可是一想那老夫妻也不是好东西,指不定我告诉他们,后脚就给我宣扬了出去,老娘保持了二十多年的贞洁也就真毁了,连同我们一家都得被人指指点点。

    哒!

    当身后响起脚步声的时候,我慌忙撑着脑袋,装作看风景的样子。

    “小茹啊。今晚还要守夜,辛苦你了。”婆婆哭丧着脸,勉强挤出一点笑容也比哭还难看。婆婆说完,又试探着对我道。

    “刘姐,你说等试镜结束之后,回公司会有着什么工作安排呢?”一下飞机,杨不凡便出言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呢,走吧。”刘姐白了他一眼,而后大步向前而走。

    见状,杨不凡耸耸肩,追上刘姐的脚步,追问道,“刘姐,你可是我的经纪人,我的工作安排你也要安排好的...”

    “到时你就知道了,目前我也不怎么清楚...”刘姐打断他的话,皎然一笑。

    听到这话,他顿时泄气,刘姐不说的是不会说的,只待回到公司在行知晓。

    如此,搭乘一辆车前往试镜的地点,这一次封神榜试镜的地点在北·京,且在北·京的一家四合院中。

    这不,他们搭乘一辆的士前往,差不多到目的地的时候,他们下车,在走路过去,就这走路都走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足以表明这地儿有多么的偏僻。

    但这阻挡不了杨不凡前去试镜的决心,这是笔记本定下的任务,谁知道未完成是何惩罚?虽说他不知道第一年度任务的奖励是何,但他不想接受这未知的惩罚。也不敢去想。

    就这样,到达目的地之后,刘姐拨通封神榜之凤鸣岐山导演的电话,待电话挂掉之后,他们就在门口等着。

    一两分钟之后,四合院的大门打开,从里面出来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非常干净的人,他缓缓开口,“你们是来试镜的吗?”

    “对,我们是来试镜的,我们之前跟你们的导演约好了的...”刘姐接话道。

    那人看了他们一眼,而后让开一个身位,开口道,“那两位请进吧。”

    如此,杨不凡跟刘姐踏进这一间四合院,进去里面,那人将门关上,然后在前面带路,将他们带去试镜的地点。

    一路上,杨不凡想开口问道什么,但都被刘姐阻止,就这样默默地跟在那人后面。

    不一会儿之后,那人将他们带到一个后院,开口道,“你们进去吧。”说完,他转身离开。

    如此试镜还是第一次遇到的,这好似古时候的会客一般,楞谁能想到这是来试镜呢?!

    “走吧,别纠结了,你到时可别给我掉链子。”刘姐说完,拉着杨不凡便朝后院里面而去。

    “刘姐,你说这到底是不是试镜,怎么感觉有点像...像那个什么,哎,一时我也说不上来...”在朝里面走去的同时,杨不凡此般说道。

    “你管他是什么,总之别给我掉链子就行。”刘姐继续说道刚才的词,仿似没有词语说道般。

    此番,杨不凡只好闭口不再言语。

    一会儿之后,他们停下来,因为前面有着四人在喝茶聊天,这氛围格外的不一般——因为那四人坐在花栏下的石椅上,石桌上跑着热乎乎的茶水,四人一边聊着天,这情景让人丝毫的想不到这既然是试镜的情景?

    停顿几息之后,还是刘姐先行反应过来,开口道,“金导,我们之前约好了的,我们前来试镜。”

    刘姐的话落下之后,四人都抬起头,打量着他俩,其中一人将手中端着的茶品上一口,而后说道,“哦,你们是来试镜伯邑考这个角色的吧。”

    听此,杨不凡立即上前,开口,“金导,我叫杨不凡,你叫我不凡就行,我此次前来正是试镜伯邑考这个角色的。”

    “行了,话不多说,开始吧...”金导摆摆手,而后示意那四人其中一人将空杯倒满茶水。

    “呃...”

    一时之间,杨不凡还真是愣神不已,这到底是否是试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