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757章 闹事

      两人在这里也没有熟人,而梁舞也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便一直坐在那里,时不时来一句尬聊。

    片刻之后,左佐就走了过来,见到陆鸿和梁舞坐那有说有笑的,心里有些难受,不过表面上还是装作很高兴的样子,直接坐在了两人的旁边。

    他笑道:“咦,你们这是在聊什么呢,聊得这么欢。”

    陆鸿准备向礼貌的聊上几句,可是梁舞却先开口说道:“我们聊天当然很欢呀,你在那里聊得不也是很欢吗?”

    左佐听了后,一脸的尴尬,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很是委屈的看着梁舞。

    陆鸿实在看不过去了,连忙笑道:“我们在聊一些无聊的话题,又不认识人,想做点其他什么事也不能啊!”

    左佐这才恍然大悟,拍着脑门道:“不好意思,都是我忙晕了头,一个劲招呼其他人忽略了你们,实在是抱歉,梁舞你别生气了。”

    说完,然后一脸歉意的看着梁舞,就像小孩子做错事一样,可惜梁舞根本不搭理他,最后不得不看向陆鸿,意思是想让陆鸿替他说说好话。

    “梁舞你别这样,你看今天这么多人,左佐确实挺忙的,应该多理解一下的,你也别生气了。”陆鸿连忙笑道。

    只见梁舞白眼一翻,然后说道:“我没有生气啊,我为什么要生气呢?我好像什么都没说哦。”

    陆鸿一脸的尴尬,左佐也是满脸通红,不知该如何是好,想了想,便眼珠一转道:“对了,我介绍一些朋友让你们认识,不然你们一直坐在这也确实无聊的。”

    “不用了,你去招呼你的朋友吧,我和陆鸿坐在这里就行了。”梁舞直接拒绝道。

    对于梁舞的态度,左佐很是无奈,却也无可奈何,只能默默的接受了。

    这一切都让陆鸿看在眼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按理说左佐这样的男人绝对是个可靠的,要是梁舞真的能跟他好,会是一个很好的归宿,但是梁舞不喜欢左佐,那也没办法了。

    之后左佐一直招呼朋友,时不时的还会过来聊几句,但是梁舞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态度,整个晚宴倒还是挺热闹的,但是陆鸿和梁舞两人都是盘观者,因为中间还有一些娱乐的环节让梁舞参加,都被她给拒绝了。

    临近晚宴结束的时候,左佐趁着梁舞上洗手间的时间专门拉着陆鸿走到一旁,搞得陆鸿一脸的纳闷,还以为他想干嘛呢,结果就见他左顾右盼的,一脸猥琐。

    陆鸿有些纳闷,便问道:“左佐,这里没人,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左佐有些不好意思,纠结一下之后才说道:“陆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老是回答我。”

    “嗯。”陆鸿点点头,等着他的发问。

    “是这样的,我很喜欢梁舞,可是她总是拒我于千里之外,我想他可能是有喜欢的人了,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她啊,为了她做什么我都愿意,今天她说你是她男朋友,我就是想确认一下,因为我看你也挺不错的,要是能跟着你,我也能放心。”

    陆鸿差点笑了出来,不过还是很认真的回答道:“左佐,我也不瞒你了,我不是她男朋友,因为在我看来,你和其他的公子哥也不一样,但是感情这东西是勉强不了的,至于她喜欢谁我就不太清楚了,有一点可以肯定,梁舞要是跟了你,是她的福气。”

    “你太夸奖我了,我除了家里有钱之外,就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梁舞她不喜欢我也不奇怪,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娶她是我这辈子的梦想。”

    “加油!”陆鸿鼓励道。

    两人聊了几具之后便走开了,因为梁舞走了过来,见到左佐急匆匆的走开,有些疑惑道:“他怎么回事?你们说了什么啊?”

    陆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治好笑道:“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途中两人就分手了,陆鸿直接回家去了,现在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要不是为了梁舞,他还真的没清楚做那些无谓的事情,眼下要尽快找到莫愁和杨勇。

    自己和陆彩云失踪的几天里,想必他们会很着急,现在又联系不上,陆鸿很担心他们会遭受到长谷泽的毒手。

    上次长谷泽是受人指使的,虽然不知道他背后的人,但肯定是自己认识的,陆鸿仔细想想,他得罪的人并不多,逐一排除了一下,最大的可以便是毒医门的人了。

    因为扶桑忍者是一个很强悍的门派,一般的人是不可能指使他们,所以想来想去只有毒医门的人,从神农架开始,然后再到京城,陆鸿和毒医门的人都有过冲突。

    而且他有记得一件事情,那次在白家的时候,游美临走时的一句话,陆鸿怎么都忘不了,难道真是毒医门的人在背后搞鬼?

    想到这里,陆鸿一阵恼怒,没想到毒医门的人这么丧心病狂,给他们教训了,居然还屡教不改,处处作恶。

    可是陆鸿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就算是毒医门的人干的,可是毒医门的人貌似无处不在,根本不知道去哪里寻找,这让他很是头疼,现在莫愁和杨勇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他非常的担心。

    他拿出手机想再给莫愁打个电话,发现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

    “有没有搞错!!!”

    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可是他很纳闷,记得他回来的时候手机还能打出去,现在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可能是在跌下悬崖摔坏了,只能这样解释。

    不过担心两人的安危,陆鸿又匆忙的跑出去买了一台新手机,装上卡一之后就收到莫愁发来的一连窜信息,都是一些担心陆鸿的信息,最后一条是发来不久的,还是关心陆鸿的安危,但是并未告诉自己现在在哪。

    陆鸿赶紧给莫愁打了个电话,可是一直无法接通,他又试着给杨勇打了几个电话,依然还是无法接通,这让陆鸿就有些搞不懂了,这莫愁最后一条信息发来才不久,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他只能这么去认为了。

    尽管很担心,可他没有任何的头绪,想做点什么也不行,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希望莫愁会再次给他发信息来。

    回到家里已经是大晚上了,陆彩云在苏灵儿姐妹那里,陆鸿还是比较放心,现在的情况留她在身边,也没办法时刻去保护她。

    现在莫愁那边没有消息,陆鸿也只能耐心的等待了。

    而这边莫愁跟杨勇正偷偷的跟在一个扶桑男人身后,索性没被男人发现,几个小时后,他们见男人进了一间豪华的桑拿店。

    杨勇跟莫愁疑惑道:“他来这里干什么?难不成长谷泽在里面。”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一致同意进去看个究竟,这时候,一名店员拦住两人前进的脚步,冷声道:“请两位出示会员卡!”

    莫愁跟杨勇对视两眼,疑惑道:“什么会员卡?”

    店员告诉两人,进去要会员卡,没有会员不准备进,莫愁瞥了瞥嘴,说道:“刚刚那人也没有会员卡,他怎么进去了?”

    店员轻蔑的看着两人,这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有钱人,不客气说道:“能进来的,都是有会员卡的,你们两一看就是个穷鬼,赶紧走吧,别打搅我做生意。”

    杨勇活到这把年纪了,比较沉稳些,自然沉得住气,莫愁当即气哼哼说道:“这会员卡怎么办?给我来十张。”

    店员冷冷瞥了她一眼,说道:“就你?还十张?赶紧走,别打搅我做生意,否则我就叫保安了。”

    莫愁正要发作,被杨勇拉到一旁,他道:“还是算了,我们先到对面的茶馆坐着等,我就不信他们不出来。”

    话虽是这么说,但莫愁咽不下这口气,不打算这么放过那名狗眼看人低的店员,杨勇拦住她,提醒道:“今天就算了,要是把事情闹大了,里面的人恐怕又得跑了。”

    莫愁这才反应过来,两人来到对面的茶馆,点了一壶茶,莫愁庆幸道:“幸好你刚刚提醒我了,否则我们今天就白跟了。”

    两人今天在外面晃悠了大半天,都没见到长谷泽的人,更想不明白长谷泽的打心思,长谷泽不应该加大力度找他们两人么?

    怎么还有闲情逸致去桑拿店?真的搞不懂,莫愁问道:“你说,长谷泽是不是真的在里面?”

    因为她已经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跟错人了,杨勇摇头,他现在也不懂,只能等里面的人出来后才知道了。

    他道:“你也别着急,是不是,等他们出来就能知道了。”

    这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茶都换了好几壶了,莫愁捂着涨水的肚子,无奈说道:“我肚子丢快爆炸了,他们到底还出不出来了?”

    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她已经上了不下十趟厕所了,都恨不能主宰厕所里了,这眼看第四壶茶都快见底了。

    杨勇笑着打趣道:“还要不要再来一壶?”

    这四壶茶里,多是进了莫愁的肚子,也许是因为无聊的紧,茶水一杯接着一杯。

    莫愁脸上拉的老长,对杨勇说道:“我反正是喝不下了,如果你想喝,我倒是可以给你叫一壶。”

    她看向对面的桑拿店,问道:“这怎么还不出来?会不会是我们暴露了,已经走了。”

    杨勇说道:“不急,再等等。”这时,柳叶刀打电话过来,问他们这边什么情况。

    莫愁无奈说道:“你的计划没用,长谷泽没有再派人找我跟杨勇。”

    将今天的情况告诉柳叶刀后,柳叶刀便表示他马上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