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四百七十四章 三个自首的凶手

      那八的手有问题?

    姜砚之正想着,门突然被打开了。

    一个披着衣衫的老者,打开了门,一见到仵作,愣了一下,神色又缓和了下来,“您来了,且先进来喝杯水。”

    姜砚之摇了摇头,“不进去,去东哥家。”

    那八一头雾水,“去东哥家做什么?”

    “不用去了,我来了。”

    闵惟秀猛的一回头,就见到巷子口,站在一个戴着拳套的少年。他生得很高,单眼皮儿,嘴唇很薄,看上去有些刻薄,原来这个就是东哥。

    东哥斜斜的靠在柱子上,他的影子并没有被拉得很长,因为现在是中午。

    “我去了那花妹妹坟头,给她点了六柱香。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才让她有了这样的结局。那六个人,都是我杀的,你们不用进去了。”

    那八一听,猛的睁圆了眼睛,“是我杀的,是我杀的,我为我花儿报仇,所以杀的人。”

    对门的大婶脑子嗡的一响,杀人,还杀六个?她一个哆嗦,手忙脚乱的把姜砚之往外一推,啪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那姿势,那速度,简直宛若武林高手。

    姜砚之差点儿没有摔个狗吃屎,拍了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哭笑不得的说道,“大婶啊,我的鞋子被你夹在门里了,还有啊,我们是官府的人,有我在,不会死人的!”

    门开了一道缝儿,一只鞋子被扔了出来,然后门又啪的一下关上了。

    姜砚之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辽人,实在是不如大陈人可爱。

    看大陈人胆子多大,爬到树上去等着看死人!人山人海!

    冒着生命危险去喝喜酒,还是人山人海!

    也不知道他同惟秀离开了,开封府的人,想他们了没有。

    闵惟秀见姜砚之没事了,一个擒拿手对着那八抓了过去,那八下意识的抬手一挡,却被闵惟秀宛若老鹰抓小鸡一般的擒住了。

    “对面的大婶说得没有错,那八的右手绵软无力,他不可能是凶手。”

    姜砚之眼珠子一转,看向了东哥,“的确,手没有力气,怎么能够掐死人,东哥是吧,说说你是怎么掐死那六个人的?”

    东哥抿了抿嘴唇,“我夜里跟踪他们,趁着他们落单了,便冲过去,捂住他们的口鼻,然后将他们掐死。”

    姜砚之同闵惟秀对视了一眼,这个案子倒是稀奇了,不是凶手的人,都纷纷自首,说自己个是凶手。

    可他们两个人,一个手臂没有力气,压根儿不可能做到用手压眼的杀人手法。

    另外一个,太过年轻,连犯人到底是怎么死的,都没有搞清楚,轻易就被套了话。

    说话间,一个老者跑了过来,惭愧的看了那八一眼,对着姜砚之说道,“你别听东哥胡说,那个卖羊奶的死的时候,他在外走镖,都不在王都。这几个人,都是我杀的,是我对不起那老弟,是我害死了小花。”

    “都怨我,都怨我。那个姓郑的婆娘,要把她女儿嫁给东哥,我不肯,就胡乱的接了一句嘴,万万没有想到,那恶婆娘因为这个开始欺负小花。我知道了之后,十分的愧疚,白日里人多,我怕去了,更加坐实了说东哥要娶小花的传闻。”

    “小花是个好姑娘,若是东哥能娶到她,那是高攀了。可那会儿那老弟你同东哥都不在王都,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想法,不敢贸然登门。我想着,便趁着夜里人少,买了些吃食,也不多贵重,但是够小花吃一段时日,不用出门了。”

    “我那日夜里前去,瞧见那个叫惊蛰的小倌,喝得醉熏熏的,倒在了小花家门口,我一瞧,怕又被人误会了,便敲了门,让小花端了水来,将那惊蛰小哥给救醒了。”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还是错了啊!后来流言越传越烈,我到处解释,都没有人相信……我思前想后,去寻了那个叫惊蛰的小倌,想要他去作证,说明真相。可是那个人,却冷冷的说,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说什么半夜能够给陌生男子开门的女子,能是什么好人?”

    “还说什么,苍蝇不盯无缝的蛋,他同小花素不相识,不能但这个保,做这个证。只扔了一串铜子儿,便叫人赶我走了。我要的是铜子么?我要还的,是小花的清白啊!”

    “小花她……小花她……那老弟,我对不住你啊,如果不是我,小花是绝对不会给那个人开门的!我想着,我一把年纪,活不了多少年了,东哥已经长大成人,日后可以照顾自己了。”

    “我要给小花报仇。我杀的第一个人,是那个卖羊奶的,我四处打听,得知他一直都是蹲在巷子口卖羊肉,他肯定能够听到巷子里的动静的,小花有没有同人不清白,他在巷子口,都是听得到的。”

    “我好不容易去城郊寻到了他,你们猜他在干什么,他在哪里说得唾沫横飞的,在说小花的事,还说他王都的女人就是猴急……污言秽语,实在是说不出口。等他后来去卖羊奶,我便按住他的眼睛,把他给弄死了。”

    “这指法,是以前我师父教我的压箱底的功夫,杀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再合适不过了。”

    “那些流言蜚语,是怎么越传越厉害的。是郑大娘子起的头,卖羊奶的舒奴跟着起哄说假话,再有那姓文的画师推波助澜,他一心只想出名,听了这些事儿之后,还画了一副小花的深巷迎客图……”

    “人心怎么可以这么坏呢!他们这是蘸着人血吃馒头啊!还有那个老木匠,对小花拉拉扯扯的,臭不要脸;那个卖屁股的小倌,冷血冷心;还有那个姓萧的推官,为官不仁!”

    “小花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以白死了。有这样的官员,我们大辽还有什么希望!不如早死了好!”

    老者说着,蹲在地上,捂着脸呜呜呜的哭了起来,一旁的那八红着眼睛,用他那只没有力气的手,捶了捶老者的背,“你是不是傻啊!你杀了那么些人,叫东哥怎么办啊!小花她,小花她,这都是命啊……”

    “不怪你,都怪我。怪我没有把她当小子养,怪我光顾着赚钱,不管她,让这孩子受委屈了,不怪你,都怪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