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002章 人生七年

      “我这人脸盲,我认不出你是不是我兄弟。”

    “996是你们的福报。”

    “为什么要离职?你可以离婚啊!”

    听听,这都是什么话?

    资本家都是血腥的,任何资本家肯定都会说过一些激励人心的鸡汤,但若是信了这鸡汤,一颗韭菜就茁壮成长起来了。当然,成长起来总比没成长起来好,这又很神奇。

    唐觉晓也属于资本家,甚至是个人都想做资本家,但每个人所坚持的底线,那是不一样的。

    有的资本家A以假货起家,发家致富后打假。这固然是国情问题,也算是有利于国人,但污点肯定是有的,背后也有人因此破产。

    有的资本家B也以假货起家,甚至主动宣传假货,那比起A来就差了几分。

    也有资本家C,以做病毒起家,把病毒卖了之后立刻做曾经所做病毒的杀毒软件。

    更有资本家D专门做盗版,甚至是假药、二流医院。人们生了点小病,上网一查对策,发觉自己可能要死了。假如这人的父母会打字,那更糟糕了。

    唐觉晓山寨起家,他做了别人就没得做,这本身就是巨大的原罪。而且他也做游戏,的确也有很多本该有好出路的小朋友,玩游戏成绩变差了,也没得洗。再加上投资小米,小米那么多供货商,里边肯定有为保机器24小时运行,各种压榨工人日夜颠倒工作的。

    所以热议996,各种骂资本家的时候,唐觉晓会不开口辩解。

    做都做了,还不让人说两句?

    诡辩没有意义,很多人是真的受到了伤害,而且伤害非常大。

    中国每年猝死人数55万,不出意外未来几年数字必然逐年增加。

    要知道每年毕业生也就800万……

    这每年阵亡数字,阵亡比例,比得上战争了。

    早上到公司打卡,看着一个个人很有劲头,唐觉晓有些感慨。

    因为提前抄了许多东西,盛唐一开始就很强,再加上他愿意给钱,盛唐也容易吸引来强人,整体是越来越强的,所以员工都觉得挺好。

    这是基于他愿意割自己的肉来给人,老总不愿意割肉的,以及老总也没肉的,那员工就痛苦了。

    现在的工人,甚至是白领,真的和牲畜无异。

    所以唐觉晓愿意让利,幸福是比较出来的,盛唐员工加班也累,钱比同行多,选择权比同行多,那就没问题。

    读历史,每次农民起义爆发,不管最后造成什么破坏,都不奇怪,人都要死了,做什么都不奇怪。

    以前是农民,现在轮到工人了,也是历史规律。

    中年人的危机,和学历绝对无关,985又怎么样,熬久了工资就上去了,但偏偏变得不能熬夜了。站在资本家的角度想,唐觉晓更喜欢用年轻的毕业生,因为工资低、更能熬。

    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的,外带还有房贷,能拿资本家怎么样?

    年轻的时候就该多拼,多挣,中年了是拼资源、拼眼光的时候,就不该去拼身体了。

    年轻的时候多赚钱,锻炼好身体,波比跳练练心肺,囚徒练练肌肉,多吃蔬菜,别年轻也熬死了。

    自己再阳台种菜省点钱,这很重要。

    现在的资本家鼓吹消费,这是很有问题的,中国整体贫困,基本上都要6个钱包养一套房,父母拿出来的首付,可不是他们上个月的工资,而是几十年省下来的。

    豪商刘銮雄接受采访,说他26岁的时候,有一个亿,当时看上了一件4000块的衣服,看了三次,最后也没买,因为他不知道明年生意光景如何,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香。

    至于赚钱的方向,末端的新经济红利,各学科、哪类型其实都也还行,看肯不肯卖力气担风险罢了。

    冯娇最近负责盛唐投资,只说投资方面的问题,冯娇实力在唐觉晓之上,作用相当于企鹅刘炽苹。

    来和唐觉晓汇报最近情况,唐觉晓在看一部纪录片,叫做《人生七年》。

    “怎么看这个?”冯娇有些好奇。

    这纪录片挺著名的,拍这个的人进行了社会心理学里最高深的研究:阶级固化。

    英国有一句俗语,大概意思就是“七岁看到老”,各国智慧是差不多的,中国也有“三岁看到老”一说。

    要真拿一个孩子到唐觉晓面前,问对方半小时各种问题,唐觉晓能判断对方一生的样子。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至少70%是准的。

    这部纪录片拍14个孩子的生活,从7岁开始拍,隔7年拍一次,一直拍到他们56岁。

    这是研究社会心理学最高难题的东西,别人看不奇怪,唐觉晓看就奇怪了。

    唐觉晓说:“我对所有人都感兴趣,所以我很感兴趣90%的人在想什么。”

    把东西放桌面,冯娇在对面坐下,笑道:“国外富裕阶层的孩子学法律和医学,最后年薪数百万,生活幸福。中产阶级的孩子至少也懂公务员稳定,最后也能维持中产。贫困家庭的孩子先天条件就不行,最后只能去搬砖了。《新约.马太福音》里有一句话,凡是少的,就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凡是多的,还要给他,叫他多多益善。这是经济学十大定律里的马太效应。”

    唐觉晓却是摇头,说:“现在有点不一样了,但看到的人很少很少……现在网上有各种资源,比如这个纪录片,各方面的高手也上网活动。只要自己愿意,是有办法变强的,甚至是改变子孙后代的命运……纪录片里7岁的富人家庭孩子在看《金融时报》,穷人的孩子在打架。阶级的固化是知识上的,是战略眼光上的,是品德性格上的,是交际圈方面的,实力足够的人可以打破阶级,而实力可以练出来。”

    因为有了孩子,唐觉晓当然得为孩子谋划,他发现了,父母真的是孩子的起跑线。不过,就算他规划完善,唐宝宝要真没天赋或没兴趣,那也没辙。

    思考阶级固化一定是为了孩子,不然一个人单身一辈子,好坏都是一辈子,谁会想那么多?

    冯娇若有所思……

    唐觉晓倒没注意到冯娇情况,问:“对了,又有人想投资我们的东西?”

    “干净的钱,谁不想挣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