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妻子的反击21

      众人的脑海里闪过恶婆婆三个字,就听女同学继续道:“米灿长得好看,个子又高,身材也好,不光是在咱班,就是外班也很多男生喜欢。”

    班长点头,“这倒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不说别的,今天来参加同学会的男生,谁敢说当年没把班花米灿当作每晚yy的对象。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脸蛋漂亮发育饱满的米灿可比班上那些长歪的豆芽菜有看头得多。

    女同学微笑,“漂亮的女生都是有优待的,也许是习惯了被讨好,米灿的学习成绩并不好,相比起看书做题,她更愿意把时间花在穿衣打扮上。米灿漂亮,所以她也爱漂亮。”

    “恩,你们肯定不知道她有个混混男朋友。”

    “是混社会的。”

    “在我们上高中时就已经没念书了,辍学,但并没有出去工作,是一名社会闲散人员。”

    “真的很散。”

    “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整天在街上像幽灵般游荡。”

    众人:……

    卧槽本来是参加个同学会却听到了这等辛密。

    “真的吗?”

    “我记得虽然很多男生追米灿,可她一个都没答应呀。”

    “而且当时是住校,平时根本就出不去的。”

    “米灿看着挺乖的,咋会找个绣纹身的小混混?”

    “诶?你怎么知道人家纹了身的?”

    “杂批不都这样吗。”

    “不过,以前我跟米灿住一个宿舍时,她一个月总有几天晚上不会回寝室里睡觉。”

    ……

    同学们纷纷提出疑问。

    人到中年,还有什么比年轻时的八卦更有趣的呢。

    陈嘉禾的脑海里浮出一张美丽青涩的脸庞。

    高中三年,他并没跟米灿说过话。

    说什么。

    一个是风靡全班男生的班花,一个是沉默寡言的书呆子,若说是没奇缘,今生怎会分到一个班。

    呃。

    扯远了。

    反正就像是班长说的,他也曾对米灿有过幻想。

    雪白的肌肤饱满的身材软甜的嗓音,按在床上酱酱酿酿,只是没想到班花那时就有主了。

    还是个混混。

    难道就像小说上写的,乖乖女就好这一口?

    搞不懂搞不懂。

    女同学嗤笑一声,“你们不知道的事多着呢。”

    漫不经心的扫了眼某些人。

    “米灿跟校外的混混交往,基本没人知道,但我知道。为什么?因为我们住在一条胡同呀。”

    “不然,她一个校花凭啥就独独跟我好。”

    “我不止一次看见他们在昏暗脏乱的巷子里接吻,路灯的光昏黄暧昧,老鼠在垃圾堆里翻爬。”

    “混混还是帅的。”

    “就像你们刚才说的,他纹着大花臂,胸口跟背后是青龙白虎,剑眉星眸,一身桀骜。”

    “嘴里叼着烟,时常靠在巷子里注视着往来经过的女生,眼神高傲,嘴角勾起的笑却多了几分轻佻。”

    “米灿说,不是她主动的。”

    “在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她像平常一样经过那条巷子,在混混脸红心跳的眼神中低着头走过,却被那混混喊住。”

    情景还原--

    巷子里,夕阳西下,空无一人,只有垃圾堆特有的酸臭味。

    桀骜不驯的混混斜靠在墙上,嘴里叼着烟。

    白衣蓝裙的美丽少女背着书包经过。

    一个野,一个乖。

    谁被谁同化。

    “喂。”

    “米灿。”

    烟沙嗓响起,少女竟觉得意外的好听性感。

    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她心跳如小鹿般乱跳,加快脚步。

    “我知道你,你叫米灿,是xx高中的学生。”

    米灿:……

    那还有侵略性的目光是怎么回事?心好慌。

    感觉被什么盯上了。

    “喂。”

    就被抓住胳膊。

    混混一用力就把她抱在怀里,“做我女朋友怎样?”

    米灿有点懵。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狠狠的吻住,鼻息间是浓烈的烟草气息,但她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吻,挺好。

    男性的气息把她包围,就像爱一样。

    就这样,在脏乱的小巷里,一对男女谈恋爱了。

    随时都在霸道。

    米灿嘴上喊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每每被壁咚,不,各种咚,她都一脸娇羞期待。

    让混混欲罢不能。

    “女人,你逃不掉的,你招惹了我,别想跑!”

    一顿深吻。

    ……

    女同学感叹,“米灿的父母都不同意,那混混虽然长得帅,但没正经工作呀,平时就靠收点保护费过日,时不时的还被黑老大召唤。”

    “干啥?”

    “混混的工作当然是打群架咯。”

    “这种刀口上舔血的日子,说不定哪天就被砍了。”

    “还报不到账。”

    “米灿高中毕业,她没有考上大学,但也有收获,肚里揣了个球,打算跟混混带球跑。”

    “等孩子生了,父母肯定就妥协了。”

    “那天我刚查完成绩,跟猜的分差不多,心情还算不错,她来找我,是为了借钱的。”

    “私奔。”

    “我当时生活费不多,全给她了,并祝他们幸福。”

    “米灿对我说了很多感激的话,在送她离开的时候,我看到那混混站在树下,抽着烟。”

    “最后,她还是回来了。”

    “一个人。”

    “肚里的孩子没了,据说是混混被仇家追杀,知道她是混混的女朋友,就绑架了她。”

    “其间发生的事没人知道。”

    “在米灿回来后,混混也出现了,他每天准时出现在米灿的家门外,什么也不说,就站着,连烟都没抽了,一副很痴心认错的样子。”

    “米灿的事在附近传得很难听,她的父母气愤又无奈,也是太气了,只想把女儿快点嫁出去,两人匆匆结了婚,没有婚纱,也没有婚礼。”

    “钱?更没有。”

    “混混对米灿还算好,奈何他家里有个寡妇妈,一个人抚养儿子长大,有独占欲。”

    “还有件事。”

    “寡妇妈觉得米灿没有把混混劝回正道,是她的错。又在婚前就跟人私奔,是**。”

    “矛盾渐生。”

    “混混夹在中间左右为难,逐渐的就偏向他妈了。”

    “米灿自那次流产后身体就变差,每怀上孩子不到三个月就掉,受尽了寡妇母子的委屈。”

    “她原是班花,却早早的枯萎了。”